首頁 > 物流數據
15點45分,著名詩人流沙河去世了
2019-11-24 14:40:55            

據紅星新聞消息,11月23日下午3點45分,著名詩人流沙河去世。十多天前,他剛剛度過了自己88歲的生日。

紅星新聞記者向流沙河的兒子余鲲確認了這一消息。

此前,在今天上午11時左右,有成都作家在其微信朋友圈表示,“今天淩晨三點,我尊敬的師長,吾師流沙河先生歇了他地上的工,謹此深深懷念。特此知會關心他的親朋好友。”

流沙河去世這一消息馬上在微信開始流傳。

後紅星新聞記者聯系上了流沙河夫人吳茂華,她立即否認這一消息了。

她說:“沒有,沒有,我們現在還在診治中。我暫時沒有辦法跟你說,我在醫院中。”記者問及流沙河是否脫離危險,她說:“還未脫離危險,還在診治過程中。”

從上午”流沙河去世”,到家屬辟謠,再到剛剛流沙河的兒子余鲲確認了父親去世這一消息。噩耗還是來了,流沙河最終沒能熬過艱難的搶救這一關。

流沙河原名余勳坦,生于1931年11月11日,成都金堂縣人。中國現代著名詩人、作家、學者、書法家。

主要作品有《流沙河詩集》《故園別》《遊蹤》《台灣詩人十二家》《隔海談詩》《台灣中年詩人十二家》《流沙河詩話》《鋸齒齧痕錄》《莊子現代版》《流沙河隨筆》《Y先生語錄》《流沙河短文》《流沙河近作》等。多首詩作被中學語文課本收錄。

(流沙河生前接受梨視頻專訪)

流沙河于1949年秋入讀四川大學農化系,立志從文。1950年到《川西農民報》任副刊編輯。1952年調四川省文聯,先任創作員,後任四川《群衆編輯》、《星星》詩刊編輯。鋸木六年,釘箱六年,監管勞役前後共二十年。1979年調回四川省文聯,任《星星》詩刊編輯。1985年起專職寫作。

1996年,從四川省作協退休後,流沙河過著深居簡出的生活,每日讀書、寫字和賣字。2009年開始,流沙河在成都市圖書館開始固定講座。

《理想》

流沙河

理想是石,敲出星星之火;

理想是火,點燃熄滅的燈;

理想是燈,照亮夜行的路;

理想是路,引你走到黎明。

饑寒的年代裏,理想是溫飽;

溫飽的年代裏,理想是文明;

離亂的年代裏,理想是安定;

安定的年代裏,理想是繁榮。

理想是珍珠,一顆綴聯著一顆;

貫古今,串未來,瑩瑩光無盡;

美麗的珍珠鏈,曆史的脊梁骨;

古照今,今照古,先輩照子孫。

理想是羅盤,給船舶導引方向;

理想是船舶,載著你出海遠行;

但理想有時候又是海與天相吻的弧線,

可望不可即,折磨著你那進取的心。

理想使你微笑地觀察著生活;

理想使你倔強地反抗著命運;

理想使你忘記鬓發早白;

理想使你頭白依然天真。

理想是鬧鍾,敲碎你的黃金夢。

理想是肥皂,洗濯你的自私心。

理想既是一種獲得,

理想又是一種犧牲。

理想如果給你帶來榮譽,

那只不過是它的副産品,

而更多地是帶來被誤解的寂寥,

寂寥裏的歡笑,歡笑裏的酸辛。

理想使忠厚者常遭不幸;

理想使不幸者絕處逢生。

平凡的人因有理想而偉大,

有理想者就是一個“大寫的人”。

世界上總有人抛棄了理想,

理想卻從來不抛棄任何人,

給罪人新生,理想是還魂的仙草;

喚浪子回頭,理想是慈愛的母親。

理想被玷汙了,不必怨恨;

那是妖魔在考驗你的堅貞;

理想被扒竊了,不必哭泣;

快去找回來,以後要當心。

英雄失去理想,蛻作庸人;

可厭地誇耀著當年的功勳;

庸人失去理想,碌碌終身,

可笑地詛咒著眼前的環境。

理想開花,桃李要結果;

理想抽芽,榆楊必有濃陰;

請乘理想之馬,揮鞭從此起程,

路上春色正好,天上太陽正晴。

返回首頁 | 設爲首頁 | 加入收藏   網站備案:蘇ICP備12041210號-2
版權所有: 江蘇百成大達物流有限公司   
熱線電話:400-098-5656
中国互联网协会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